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白银价格 >> 正文

国服第一小兵成长史(四)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国服第一小兵成长史(四)

刀锋之影——泰隆!!
诺克萨斯的暗部首领,刺客组织的领袖,曾刺杀过无数高官、富豪的男人,可以说他的杀人日记就是诺克萨斯这些年见不得人的阴暗历史。刀锋一出,杀人后只余残影,就是对他刺杀技术的最高赞誉。
而现在这柄沾染过无数人鲜血的冰冷袖剑就要划开拉克丝脆弱的大动脉,痛饮这个德玛西亚最强魔法师的鲜血,今日一战后想必泰隆的名字将会被诺克萨斯再次载入史册,而他的名字也将成为德玛西亚抹不去的恐怖阴影。
按照斯维因的剧本的话,一切都应该这么发展,可惜,我却在泰隆出现之前已经隐约预想到了泰隆可能埋伏在附近的事实,就在泰隆亮出袖剑的第一时间,我就毫不犹豫地将全身魔力灌注到怀中的皇冠里。
汹涌澎湃的魔力来自于符文石像的炼金核心,号称能给魔法师提供无限魔力的能量,此时被我不要钱一样疯狂倾泄到那顶小巧精致的皇冠里,那一瞬间大量魔力流通全身的感觉几乎要把我脆弱的血管撑爆。

皇冠被我高高举起,小巧精致的头冠在巨量魔力的涌入下变得通红,像块被魔力烧红了的烙铁,但此时从中转化出的能量却不是热量。
舒瑞亚的狂想曲——速度圣殿!!
这个神奇的魔法物品所附带的技能,却拥有这个糅合了霸气与华美双重特性的名字。
皇冠像火焰一样燃烧,巨大的淡蓝色魔法光晕以我为中心一瞬间向周围爆发开来,就像一块砸入湖中的巨石,空气如湖面般泛起阵阵涟漪。
这些都是汹涌的魔力在空中激荡,扭曲了平稳的空气所致,巨大的魔力波动在我手中的皇冠向外肆虐,差点没拿稳。但胜负就可能决定在我手上了,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这一刻我从未想过逃避、放弃。
也许我的人生,就要在这刻开始改变。

但凡被这个光圈扫到的友军,都感觉脚下一轻,魔法物品转化魔力所带来的神奇力量让他们感觉随时都能飞起来。
作为一名感知敏锐的魔法师,尽管泰隆藏匿得再好,第一武汉中医怎么治癫痫时间没有感觉到,但那股淡淡的被锁定的杀气还是让她闻到了危险,加上我的提醒后,被速度光环加持的拉克丝身子一侧,堪堪避过寒气冷冽的袖剑,往赵信的位置瞬间前进了好几步。
只是那头如太阳般耀眼的金黄色的柔软长发,被削铁如泥的袖剑切到散落了一地。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下雪似的煞是好看。
这种瞬间爆发出的恐怖速度让赵信怒吼一声,双脚猛然发力,配合速度圣殿带来的巨大增幅,将余力不多的鸦爪禁锢一把挣开,早已憋了一肚子火的信爷像一头饥饿的猛兽,大吼着无畏冲锋,就朝着斯维因冲了过去。

赵信的突然突围是斯维因始料未及的,被禁锢半天无法作战的屈辱让赵信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凶猛攻势,浑身斗气一震,枪身如箭矢般迅疾刺出,被撕裂的空气呜呜悲鸣,只那一瞬间‘三重爪击’化形的斗气龙爪便已清晰浮现在枪身上。
一下,两下!
尽管面对的是一只非人的乌鸦怪物,但连符文巨像都能生生拆碎的赵信显然不会因此而有丝毫的停滞,枪身上泛出的蓝光让他的攻势如暴风骤雨绵绵不断,斯维因几乎是还没来得及招架第一下,第二下三重爪击便已在他的乌鸦躯体上撕裂出了另一道巨大伤口。
连续手上带来的剧烈疼痛让斯维因痛苦不堪,他毕竟是个魔法师,虽然变身鸦神后增强了一定的体质和吸取生命,但也禁不住德邦战神这么猛地输出啊。
宁夏主治癫痫病医院:normal;color:#000000;word-spacing:0px;-webkit-text-size-adjust:auto;-webkit-text-stroke-width:0px" />好在赵信第三下即将挥出的同时,斯维因所期待的支援也已到达。

‘割喉之战。’
白衣刺客突然出现在赵信身后,就像一道幻影,手中袖剑直逼赵信喉颈,泰隆在信爷耳边的轻轻呢喃更像是死神的低语。窒息的压力让赵信浑身一僵,眼睁睁要挥出的第三下枪影愣是没击中斯维因。
赵信浑身斗气一震,右肩重重上挑,将袖剑生生打开半寸距离,咬着牙根凭借速度圣殿的优势想要继续追击诺克萨斯总军师。
诺克萨斯的总军师和一个臭名昭著的刺客头子,他自然知道要优先击杀谁,更别说作为魔法师的斯维因此时已底牌尽出,黔驴技穷了,而刚加入战场的泰隆是个狡猾多变的刺客,必定有不少逃生手段,那么他的选择就很明确了。

事与愿违,有时候死追一个敌人而无视身后他的队友并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斩草除根!’
泰隆冷眸一闪,藏在披风里的左手微微偏转,再次出现时就多了四柄寒光闪闪的飞刀,冷哼一声,手腕一颤,这几柄尖锐的飞刀就如子弹般被射了出去。
倏地几声闷响,赵信的背后就染红了一大片,几片阴险的飞刀插在他的背后,这个男人依然挺直了标枪般的身子,毅然决然地继续向前冲去,只是速度已经明显不如刚才。
一方面是受伤所致,一方面也是速度圣殿的加持时间到了。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这就是赵信所贯彻的人生信条,虽已千疮百孔,但完成目标的那股信念却完好无损,愈发的坚定无悔。

“追击敌人的同时可别忘了,他身后也有队友啊,泰隆先生!”
‘不好。’白衣刺客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心中一沉,向后瞥了一眼,那逼近的光芒愈发的刺眼,这时再想要躲避却是已来不及。
那日牢牢束缚住我的光绳再现,有灵性的光团在接触到泰隆的一瞬间就四散开来,化成一根根触手将这个大名鼎鼎的传奇刺客给捆得结结实实,在原地动弹不得。
作为德玛西亚标志性的存在,光辉女郎拉克丝的实力和意识可不是吹出来的,开头被斯维因逼的那么狼狈,也是因为对方自损八百的打法使得技能没有命中;再后来被泰隆一个刺客近身了就更不要说了。同样是憋了一肚子火的德玛西亚最强魔法师,一旦被他抓到机会,随之而来的可是毁灭性的打击。

就在泰隆被命中的下一瞬,透奇光点已然随之而至,粘稠浓郁的光元素更是让泰隆难动分毫,连抵抗都做不到。诚然刺客切法师跟切菜似的,但同样的被法师控制到了抓中那也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光之束缚、透奇光点一气呵成,拉克丝猛然跃到半空,高高仰头,那柄不过手臂长短的魔杖在她胸前旋转,大量的光元素疯狂聚集,甚至将拉克丝晕染成了一个人形太阳,耀眼而刺目,让人无法直视。
这就是德玛西亚之光的真正实力,德玛西亚的女神——光辉女郎,拉克丝。
‘终极闪光!’
仅仅蓄力一秒,被强大魔力强行聚集而来的光元素被剧烈压缩,化为一道宛若贯穿天地的实质光柱,自光辉女郎胸前完全笼罩了泰隆的身影。不光如此,几乎贯穿了半个召唤师峡谷的巨大光柱通过泰隆向前继续延续,另一个目标是——斯维因!
白衣刺客在光柱内徒劳地挣扎着,但被光之束缚牢牢控制住的他唯有硬着头皮吃下拉克丝毁灭性的一整套技能。

短暂的失明后,仍然被高温烧灼扭曲的空气证明,刚那一道贯穿半个召唤师峡谷的毁灭闪光的确真真实实的存在过。
而在原本泰隆所呆的那个位置,并没有见到白衣刺客倒下的尸体,只有一滩被热浪凝干的血迹,我也不会傻到认为这个和我同名的传奇刺客就这么简单的死了。
因为此时空中正诡异挂着无数滴溜溜旋转的刀片,正以刀锋之影原来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形成一个环,能够在瞬间布置出这么违反常理的刀阵,说明他还留有一定余力。
‘砰’的空气爆炸的声音,延迟数秒之后这些刀片诡异地全都朝诺克萨斯方向的森林深处飞去。看样子是追随主人去了,而在这么几个呼吸的时间逃进距离中路这么远的森林,说明这个传奇刺客的逃命本事实在是高超。难道说叫泰隆的人都比较擅长逃命?

更离奇的是原本应该在赵信手里受了重伤,再吃下这道终极闪光必死的斯维因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往前跑,眼看就要进入防御塔的保护范围。
在终极闪光爆发的那一刻前,我隐隐约约看到正在逃命的斯维因掏出了一柄阴森森的白骨法杖,会不会跟他捡回一条命有什么关联?
论速度,赵信一个战士是绝对追得上斯维因的,完全可以在斯维因到达防御塔保护范围内之前将其击毙,但刚刚由于为了不被拉克丝威力巨大的终极闪光误伤,赵信也是无奈闪到一旁躲避。
在他想来,斯维因本就已经受伤严重,按理说挨上拉克丝这一下大招也应该差不多归西了,可现在却硬生生的挺了下来,简直没有道理。

这时,一个魁梧的身影突然从斯维因的必经之路上窜了出来。用肉*体生生挡在他面前,想要阻碍这个恶魔前进的脚步。是他,半龙战士软壳!
不得不说我皇冠开的位置实在是很巧妙,为了尽量让速度圣殿照顾到所有人,我一直在谨慎选择站位,甚至在拉克丝被斯维因困住之时我都没有冲上去。
在我开启速度圣殿的同时,苦战不休的软壳和审君也受到了速度光环照顾,在速度巨幅提升时由审君硬扛着七名士兵的伤害,以伤换伤,硬是拼着半死把那个暗部精英刺客给带走了。
裸露在外的古铜色肌肉还留着十多道细长的伤口——这些都是那个暗部精英给他留下的纪念品,还泊泊地往外冒着殷红的鲜血。
“来呀!老家伙,俺要和你决一胜负!”
半龙战士就这么挡在斯维因面前,受了重伤的身子因为失血过多而摇摇晃晃,随时就要倒下,可手里还是死死握着锯齿状的饮魔刀,瞳孔怒视着这个拄着拐杖的中年人,随时都要动手。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斯维因双目寒光一闪,冷哼道。
随手一道绿光飞出,打到软壳的身上,那绿光附在半龙战士身上后立刻发出‘哧哧’的腐蚀声,跟一开始折磨赵信的技能无二。
本来冒险以身作饵的计划出了变数他就已经很不爽了,不但泰隆重伤遁走,他自己也落得个半死不活,如今一个小兵似的小角色也敢挡自己的去路?真是自寻死路!
“啊啊啊啊————!!!”
软壳‘通’的跪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嚎。
绿色的黑魔法能量不断地腐蚀着软壳的身体,触碰到伤口时,甚至连皮肉都被烫的翻卷开来,然后变得焦黑。就连我在远处看了也是感觉后劲处一阵冰凉恶寒,这个法术简直恶毒至极,开头在赵信身上的时候是因为有振奋铠甲的存在,对魔法有了很大的抗性才不至于这样,如今却落到软壳这么个完全没有魔抗的人身上,而且他的身体素质与赵信根本就不好比。

半龙战士软壳像是被一大团绿色的硫酸泼中,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叫了两声就再没动静了,焦黑的身体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看上去应该好像死了。
“哼,真是晦气!”斯维因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赶路的速度一点都没变慢,很难想像他一个杵着拐杖的中年人是怎么和赵信跑的差不多快的。
面前的倒下的这个大汉在他眼中已经完全是一个死人了,他很清楚自己苦心修炼的黑魔法的威力,这个小队长级的人物别说全套吃掉了,就是碰上一下也得去掉半条命。
斯维因疾步走过,正跨越软壳的尸体时,突然停顿了下来。
不...不可能!!

“站...站...住....”
虚弱的声音宛若蚊吟,但话语中的坚定却是不容置疑。本来应该已经是个死人的软壳,身上环绕着一股微弱的红芒,几片残破的魔法护盾在他身边环绕。一双被之腐蚀到白骨的双手死死拽住斯维因的脚,怎么都不肯放手。
救主灵刃!!——这是海克斯饮魔刀附带的极品保命技能!!
但此时这个技能的出现却无疑是加快了软壳的死亡。
“放手!!你这该死的蛆虫!!!”绝代智将眼中凶光直冒,使劲踢打着地上拽住他的软壳,靴子上的马刺一次次地嵌入软壳被腐蚀烧焦的皮肉。都到了这个地方,却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给拦住了去路,说出去简直笑死人,这也是斯维因绝不肯承认的,于是脚下的动作愈发用力起来。
这哪里还是以前那个中气十足的北方汉子?以前那个一身横肉却只会憨憨傻笑的北方汉子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原本精壮强健的身形已经被恶毒的黑魔法蚀得焦黑,那些绿色能量甚至从伤口中深入他的骨骼,内脏。我丝毫没有怀疑,他已经是死人的这个事实。

“可恶!!!”我的双眼已经红了,明明已经用力咬紧不断颤抖的嘴唇,可不争气的泪水还是大颗大颗地从脏兮兮的脸颊上混着灰尘滑落。我知道这不是悲伤的泪水,而是愤怒!充满着胸膛和心脏,对诺克萨斯人的那种发自肺腑的愤怒!!
我的身体在使尽全力激活皇冠后几乎是废掉了,汹涌的魔力像觉醒后暴怒的雄狮在体内乱窜,汹涌肆虐,第一次使用魔力的我这样子胡来,对于魔法师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所幸我是个身强体壮的士兵,现在虽然还能看能听,但身体却像是一滩扶不起的烂泥,跌坐在地上被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抽空了力气。
自己不能去帮忙,而审君此时在挨了七八刀之后也是躺在地上生死未卜,那个暗部成员虽然不像他们的首领泰隆运气那么好,但临死前的反扑也是让审君暂时行动不能,拉克丝距离太远,而且刚释放完所有技能的魔法师暂时是谈不上战力的。

软壳此时正面临着无人增援的尴尬境地,这对于此时已经丧失抵抗能力和大部分生命力的他来说等于是宣判了死刑。
“滚开!!!给我滚开!!”斯维因面庞扭曲,手中沉重的拐杖不断抽打着软壳焦黑脆弱的身体,有时抽在裸露的骨头上还发出令人揪心的‘咚咚’声。
软壳像是一条死狗,斯维因无论怎么动作,只剩一半血肉的软壳都牢牢和他连在一起,只有动作太大了脚踢出去时,才会把软壳带动一定距离。
奄奄一息的半龙战士不知哪来的力气,那双被蚀得干枯的双手仿佛粘在了斯维因的裤腿上,任凭他怎么挣脱虐待就是死不松开。
这一幕让人看着心碎,我的眼中更是因为极度的悲愤快要渗出血来,我相信此时只要是个德玛西亚人都会有同样的想法。
谁来救救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吧!!

焦虑的斯维因被软壳缠住半分钟左右,已经急的汗都出来了,这位绝代智将也终于在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诡异形势下,显露出不堪的败象来。
“无畏冲锋!!”
他的不安和焦虑终于化为现实,背后传来德邦战神撕心裂肺地战吼,赵信炮弹般突进的身体也预判了他的死期。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幕赵信自然也看在眼里,而作为最有能力也最应该去支援的那个人,他的内心才是最痛苦的。
德邦总管由于极端的愤怒,英俊刚毅的额角青筋根根暴起,用尽全力刺出了这一枪。

“唔!”一声重重的闷哼,斯维因的左腰处已经被锋利的牛角枪完全贯穿,枪头透过他的小腹穿到痛饮着诺克萨斯魔鬼的鲜血。不过就是这样的致命伤,这位军师都没有发出惨叫,看来诺克萨斯人不仅仅是折磨人有一套,同样也早就做好了被砍的觉悟。
斯维因倒抽了口冷气,喉咙像是漏风般呼哧呼哧地大口呼吸着,咬了咬牙,捏碎了怀中的一样物品。
双目通红的赵信正想抽出长枪再给这个诺克萨斯魔鬼来几下狠的,可谁知一阵耀眼的金光包裹住了斯维因的身躯,眨眼间黑魔法师就像释放了瞬间移动已经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淌着鲜血的牛角枪,再看他出现时,已经实在诺克萨斯的防御塔下。

“闪!现!”赵信几乎是用咬碎骨头的声音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看着已经逃回塔下的斯维因,尽管不甘,但还是收起了长枪,把没有了气息的软壳拦腰抱了起来。
半龙战士身体上传来的冰冷温度让他心惊,心里一沉,知道没什么好结果,但还是一言不发地带着人准备回去。
等等...这是?
赵信的眼睛很尖,此时打扫战场了他注意到了原本斯维因站立的地方..那里正安静地躺着一根阴森森的白骨法杖。
看样子应该是斯维因被长枪贯穿后从怀里掉出来的,好像在他被光辉女郎的终极闪光命中前拿出来过,貌似就是这个东西让他在光柱下保下了一条狗命?
用脚挑起白骨法杖,在半空中接住,赵信带着不知生死的软壳大步赶回了军营。
十分钟后,负责战场打扫工作的士兵们匆匆赶到战场,而我和不能动的审君也被这些人连带着装备一起带回了德玛西亚的军营。
至此,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在中路爆发的第一波团战也正式落下帷幕。

这一战看似打得你死我活,四个英雄技能齐出,在中路打得那个叫天昏地暗,但却没有什么太多战略上的价值,顶多重创了斯维因和泰隆这有点实际意义,但人又不是死了,只要活着,借助防御塔的天然强势,德玛西亚在对方有英雄的情况下根本攻不下任何一座防御塔。
相比之下,软壳这番拼上性命的行为就没那么亮眼了,尽管这么说很残酷,但事实的确是如此。
不过他的牺牲从另一方面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他的拖延,让赵信成功追上,逼出了斯维因的闪现。
是的,就是那个斯维因穷途末路时浑身技能都丢光,面对赵信没有丝毫放抗之力时,突然把他传送到塔下的神奇能量。这股能量没有耗费他丝毫力量,却具有如此大的能力。

我没什么文化,不知道闪现为何物,不过拉克丝和赵信随后的解释让我深入了解了这个逆天的技能。
闪现——能够将英雄向指定位置传送一段距离,无视地形。
可能很多人对于无视地形没什么概念,简单的来说,召唤师峡谷里到处都是高达千仞的天险和峭壁,使得这里的攻坚战异常胶着,但如果有了这个技能,那这些险恶的地形在眼里等于是形同虚设,随意穿越了。
拉克丝与赵信对这个技能的出现头疼不已,甚至耗费大量的魔力,召开了远程镜像议会,集合了召唤师峡谷的几个英雄,还连接到了德玛西亚国内本部,共同商讨此等大事。
能让他们如此慎之又慎的,并不是单单因为这个技能的强大,更关键的是释放这个技能的人——召唤师。

召唤师是瓦罗兰大陆上巅峰的存在,他们都是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魔法大师,就连号称德玛西亚之光的拉克丝大人这么强大的存在在他们面前也很难抬得起头来。
他们数量极其稀少,据不完全统计,甚至不过一个手掌的数目。因为过分强大的实力会对瓦罗兰大陆的局势造成巨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自行组成了一个议会——战争学院。
战争学院坐落在瓦罗兰大陆的中心地带,是个战略要点,对于各国局势都有一定的缓和作用,而战争学院建立的初衷就是维持大陆局势,不让过分被破坏的平衡影响到民众,从侧面上来说,他们甚至可以算是符文之地的守护者了。

召唤师在符文大地的中心建立了战争学院,隐隐钳制各国走势,始终将维持大陆的平衡放在首位,此番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会僵在一个小小的召唤师峡谷也算是战争学院的提议,不然哪有那么多时间在各路安放兵营、防御塔和召唤水晶,摆足了阵势才开打呢。
比起让大陆统一,他们更注重万物的守恒,从这点上来说艾欧尼亚的均衡教派惊人的相似。
可就是要把维护大陆平衡作为己任的这些人,如今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把手伸到了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的战场上,用闪现救走了斯维因。
“你确定你没看错吗,赵信?”拉克丝沉吟道,尽管亲眼所见,但牵扯到的事情实在太严重了,严重到她根本没敢去想。
“你觉得我会在这种关键点跟你开玩笑吗,拉克丝?我可没有忘了在进入召唤师峡谷之前,那位召唤师大人是怎么剥夺掉我使用惩戒的权利的,不然打蓝霸父能那么辛苦?”赵信冷哼道,“这些召唤师真都是一个个口头上把自己说的多圣洁,实际上却肮脏不堪,这么迫不及待地掺乎召唤师峡谷的事情,吃相还真是难看。”

“赵信!!”拉克丝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八度,厉声道,把坐在一旁的我们都吓了一跳。
“祥大人的话你都敢乱说!”
“是是是,其实大家心底都有一本明账,不就是祥大人对于我们的支持没有那个支持诺克萨斯的召唤师给力嘛。”赵信很无赖地耸了耸肩,情绪中蕴藏的不满谁都能听得出来。
我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大概只听懂了他们在讨论关于召唤师的话题,召唤师们平时都是充当平衡守护者,但总有那么一两个动了‘凡心’,想凭借自身逆天的实力在瓦罗兰各国之间捞一笔,作威作福什么的了;那个支持诺克萨斯的召唤师厚着老脸,暴露了也要保下斯维因一条命,而支持我们的召唤师就不怎么给力了,从头到尾连个屁都没放过。

这也难怪了,这场战斗虽然没有爆发人头,但惨烈程度自然不用多说,光看光辉女郎少掉一半的头发就知道德玛西亚一定不好受。更何况软壳伤成那样子,虽然没接触两天,但赵信内心却生出强烈的惜才之心,如今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却被诺克萨斯背后的召唤师给破坏了,赵信本就是习武之人没拉克丝这个魔法师心思那么细腻,这叫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战争学院是什么样的存在各国心中都有数,这件事你不要贸然冲动,我会把这次的事情上报给战争学院,看看那个老神棍能给我个什么交待。”拉克丝苦口婆心的劝道。
“哼,你们爱搞就去搞吧,反正我是管不了!”赵信气哼哼的道,他也知道事不可为,只是表面该要发泄的他还是忍不住,“这是那个老不死的乌鸦怪掉落的东西,啧啧,你看看清楚再说吧。”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麟凤一毛网 | 旗鼓村米线 | 巴甲积分榜 | 春笋的吃法 | 宠物小精灵动漫网 | 宏基键盘 | 包头房地产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