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花町物语结局 >> 正文

郑学勤:明确经济效益才能搞好期市

日期:2019-12-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郑学勤:明确经济效益才能搞好期市

郑学勤:明确经济效益才能搞好期市

发布时间:2018-09-26 02:06:54 已有: 人阅读

凤凰网财经讯 第六届中国国际期货大会12月3日在深圳举行,本次大会的主题是经济转型过程中的期货市场。上图为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总经理郑学勤。

郑学勤:我没有祈主任高屋建瓴,我随便谈谈。其实在美国,现在这个期货经济上,包括衍生品经济上,现在也处在一个所谓反思也好,或者说是比较困难的时期。因为它面临很多问题,首先是金融改革问题,其次美国长期低利息使得美国很多期货公司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因为有很大一部分来源是靠利息的,所以它的经营模式也在反思。再一个是监管日益加强,监管费用在日益提高。包括美国CFT对三家期货经营上也是罚了巨款。

我们只是倒过来看,我们看一下期货市场,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为什么要有期货公司存在?中国期货经济从1990年恢复以后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它一定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相对于在美国来说带来一点限制,比如你看到有交易量,可能不让你挂牌上市,包括大蒜、辣椒这些东西。如果一旦有实体经济需要,可能会上市很快。比如你汇率,现在辣椒的汇率期货是遥遥无期的事情,几乎短期内不可能,如果现在因为中国把汇率已经变成上下波动了,央行已经说了,不能保护你们这些小企业,剩下这些小企业怎么办?如果人民币往上走也有办法,如果双向走的话,这些企业就面临很大的压力,如果长期这些压力累积起来,自然会采取套期保值的声音,如果这种声音提高了,或者中央感到有压力了,这也不是一件很远的事情。就像祈主任也说了,中国的事情要真的开始,做起来也是很快的。

中国期货可以说是一个借鉴来的,可以说资本市场是借鉴来的,人家有100年的经验,你把它引到这里来,20年把它实现了。并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的,很多事情要投资者经历这么多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谁起的作用最重要了?其实是期货公司,因为期货业要处于方方面面的中心,你不要培养投资者,你要对付监管者,你创造市场,你要和期货交易所合作,真正要找到最合适的契合点,把这些引到中国的现实当中来。

中国的期货现在大家都在讲,从量变到质变,很大原因是把套保引过来。美国的商品经济期货怎么起来呢?商品经济起来,其实是商业用户自己要求才起来的。生产商、粮食商或者用粮食的人建立了新加坡期货市场,所以套保是内在本身就有的东西,你不用花那么大的力气去建。股指期货是期货交易不好,我们为股指不能做?那时候是散客为主的,中国一开始就明确认识到股指期货的经济效益,所以一开始是在对的方面下力气,这不是完全一致的。

我这么说的意思是不管中国也好,在美国也好,如果从过去美国的这些期货公司的经验来看,你要想随时发现机会,发展公司业务,你了解在什么监管环境下面工作。第二,你要知道你的期货交易的经济效益是什么东西,社会为什么需要你这个东西。第三,你要知道到底需要哪一类的人才。第四,你知道在这个社会的经济效益当中,你的期货在什么关键点上。把这四点把握住了,才有知道可能性,中国的模式是世界上没有的,你也不是照搬美国的,也不是照搬西班牙或者新加坡的,所以不必看别人干什么,而是我们怎么做更好。

中国的市场监管,明显和美国的市场监管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美国市场监管基本上是按照商品市场监管的,人人为自己,市场为大家。主要是保护投资者,要防止舞弊、操纵,要保证市场的有效操作。市场波动率大小、价格是否合理,是否出现背离,监管部门从来不管的,不是现在不管。国内最近的政策,从股指期货开始,一直到深圳的创业板,然后到现在的上海、大连、郑州交易所,基本上都开始在这方面做,除了市场运作之外,是不是监管部门要给它一定的指引意见?因为在美国,经过金融改革以后,它现在不是操控市场的问题,它有一个滥用市场的问题。什么意思呢?这个市场做的事情完全是合理的,但是你过度在这上面用了,因为你这种过度交易,导致市场当中出现短期内的反弹现象,这种现象是美国证监会也在管的一个项目。适当时间提高你的保证金,这件事情其实是一种新的,是监管体系当中的一种新的尝试,这种尝试不光是在美国有,在中国也有。下个月美国的股指货,美国的CFC关于石油是不是要限投税,在商品期货里面,它特别有一个问题,现在大家越来越意识到,特别是中国经济需求有这么大,确实是有可能被人操纵,做一些造成期货当中短期内价格的暴涨,包括美国华尔街也报了,伦敦市场33万吨的持仓量里面,其中17万吨是一个人持有的,或者是一个公司,都不知道是谁。

我们在讲中国期货交易所,在合资美国有两点是很大的区别,中国讲期货是衍生品,之所以衍生品在交易所,主要是期货和期权。中国讲期货是衍生品,如果把衍生品概念延伸到美国。中国有一个毛病,因为证券和期货监管是分家的,所以往往一到中国,你谈到证券,自然而然和期货商没有关系。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至少在概念上限制了中国期货商的经营范围。如果是美国期货商对中国有什么启示的话,把这个概念放大,中国期货商的业务会大很多,但是熟练程度比美国的差很多。

中国也受美国影响,而且和美国来往,有很多竞争力的问题。美国的经营规模也很大,到九月份的时候他们统计过,美国的期货商自以为手里的多余基金,它手里有超过10亿美元的期货商,大概有20几家,钱非常之多。这也反映出对期货市场,大家也看不准,也有很多钱没有进去。最近美国的资本市场,就像刚才祈主任讲的,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包括股票现在有9万亿到10万亿,可以投入的钱没有投进去,期货当中还是有这种问题,尽管说这个期货价格炒得很高,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很多期货商,投行已经开始自营交易,慢慢给剥离出去了。再一个是监管,美国人也说过,美国的历史是30年,30年之内由选民来决定,以后政府来管,应该政府多增加一点力量管这个社会。再过30年,选民又会觉得上私人企业多说一点话,政府少管,包括芝加哥的论调,这是研究美国的生命周期。现在到另一个周期了,所谓政府应该多管。CFTC要增加9千万,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在中国总是觉得监管很严,在美国时时刻刻都觉得在你身边的事情,如果400个人,中国期货一部增加200人,期货二部增加200人,期货公司要拿出多少人对付啊?再一个是经济商会越搞越严,这是肯定的,而且现在造成很多期货商如果兼并状态,因为监管成份太高,有很多小一点的经济期货商经营不下去了,所谓过度交易的监管,它会慢慢细化。对风险控制的考虑要高于交易量的考虑,特别是现在CFTC的主席,它说并不是交易量越高越好,手续费越低越好,我的原则是保证系统性的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投行如果不做的话,期货经营业务会自然经济上减起来。现在OTC场外交易进入场内,这部分的业务,期货商也会捡起来。期货业务商还会增加,回过头来说为什么,很多人在不断反思,为什么养这么一帮人专门做期货商。这几年不断有人考虑,比如期货是什么东西?不包括期货,现在大致的概念是说期货是一种杠杆的资产,如果要划一条界限的话,不是绝对的,你就是划一道界限。退休基金也好,保险金也好,所有这些信托也好,这些比起来区别在什么地方?它是杠杆性的资产。其实像银行一样,你拥有10%的保值,你可以有90%的运作力。换过来讲,剩下的20%肯定赢钱的回报率是80%。从总体上来说,你不会比股票高得哪里去,这样才导致基金全部跑到期货界,如果像银行一样的,以80%的杠杆性一直赢的话,所有都跑到期货里面了。为什么有杠杆需要呢?其实从美国的期货,特别是股票里面的期货,线年代以后,为什么呢?就像刚才祈主任提到的,80年代以后,美国的退休金政策就失灵了,几乎没有退休金了。大部分的退休金都付不起,在罗斯福时代定退休金的时候,是比较贴合的退休金制度。就像买保险差不多,你的退休年龄也好,人的平均寿命是一样的,当时人的退休年龄是62岁,当事人的平均寿命是62,死掉的人、活的人慢慢把这个对起来了。再过30年、40年,到了80年之后退休金养不回来了,供不来。都把退休金取消掉,就强迫这些人,你都把钱投到里面,远远没有今天管理得好,那时候的证监会领导坐下来,第一句话是你们这一帮人还没有进牢,还在牢外面。老百姓大量的钱进去以后,政府就管得严了,美国证券会期货管理是两回事,越管越严。你的基金或者管理老百姓的钱,必须要避免你的波动率,一定要给一定的保险。当时就有了所谓的松散投资组合法,再有一个是大量的衍生品开始用起来。所以这就是从保险中来说,如果是有一分钱买一分钱的保险,你就没有保险所言了。

当然杠杆还起到很多作用,特别是在这一起金融危机之后。因为这次金融危机之后,最大的失败者就是那些高效性投资的人,大部分是流动性比较差的。慢慢这些退休基金就想到怎么用杠杆力的方法配置资产,不至于一分钱、一分钱的都陷在里面。这就涉及到商品期货里面的期货性,并不是想期货商变成美国金融机构,它根本的原因是商品运作是不是太大,因为商品受影响是很大的事情。对大家带来的损失都很大,所以有期货的办法,但是如果没有人投机在里面,这个期货根本没有什么炒的。至于金融运作到底是什么比例呢?不光在中国,在美国也是这样,就像我刚才说的,美国的黄金ETF是一个金融运作,因为你买黄金运作的人并不是买首饰的。你可以用买份额乐的办法来买黄金,黄金ETF的基金就必须存进去。美国要九年的黄金生产量才能顶得上这个。现在相对来说,对于这个产量还不大,但是现在有人提出来了,德国银行也好,还有三家公司已经要做同类ETF,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买铜或者持仓也好,我把铜放在我手里,然后卖这个股份出去。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把这个铜拿一半在手里,既不买,又不卖,这有什么影响呢?欧洲的金融监管机构已经发警告了,特别是前三阵石油炒到140,和指数基金运作至少在短期内肯定是约定关系的。所以怎么找一个金融属性和商品属性之间的平衡,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光是美国,还有中国,在这个过程当中,期货商和期货公司就起了很大的变化。

衍生品市场还是都是散客,追求回报。现在这些东西存在确实有它的道理,和市场经济是有关系的。为什么需要这个东西呢?特别是我们有所谓波动率,为什么波动率是一个?我们是全世界研究波动率最刻苦的机构,为什么需要呢?按理说,今天涨,明天跌,但是金融资产和物理资产不一样的。比如两房,金融机构在里面有2千亿的资产,如果当年不是金融危机爆发,政府不是让良方全部掉的话,这几千亿打水漂,不分钱都没有。美国专门有人研究过,有一个诺贝尔获奖者,我们一起吃饭,他给我举了一张图,他说发展中国家,发展确实很快,但是实际发展不高,你比不上平均回报。资产上上下下,磨损掉很多。这几年来,在美国来说,所有的投资里面什么是最好的回报?最好的回报是全球股票,利用对冲关系保持一定的回报率,这是最好的。最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波动率对资产造成损失?如果亏损50%,你只剩下50块,如果追回来,你的回报是100%。所以这样的规律在里面,波动率对人的资产,社会财富的损坏,特别对金融财富的损害很大,为什么大家越来越重视美国的衍生品呢?发展中国家,这是哈佛两个教授做的研究,如果你把所有股权债券放在一起的话,下面是波动率,上面是回报率,应该是在那个白块那里。所以有期货公司,所以有期货衍生品存在的必要性,导致要来做期货的人。

我们在美国自己做期货,我相信在中国是看不起期货商的,你到券商里面,说你们做期货的有什么了不起,赚那么点钱。到今天真正赚钱的都是做衍生品的,我记得04年的时候,在日本开WFA的会议,他们排除期货交易所,第一次请了期货交易所的CEO去参加会议,他说话也很白,他说你们做股票的看不起我们期货,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是卖现货的,我们是设计产品的,期货的人衍生品交易人的知识面或者要求,比一般的券商要求要高,因为我们从道理上来说,期货市场是衍生品市场,衍生品市场从规模来讲,你绝对不可能和现有市场比。全世界的资产是62万美元左右,是管理之下的。期货所有的衍生品听起来很高,600万之内的,包括双向的。300万亿一般来说是30%-40%抵掉,你按钱是算不到的。对于衍生品交易经纪管理们的要求要高很多。

现在芝加哥交易量已经超过纽约交易量,这和美国很有关系。券商是管理现货的,你再有本事也是挑选的。市场越来越成熟了,内部起的作用就越来越小,或者是靠知识,或者靠互相之间的,靠技术来挣钱的本事,这个成份就越来越高。

大家都知道期货是杠杆性资产,现在很多人认为做期货很容易,其实在美国,你看美国期货商,期货往往是有钱人做的。期货对标的市场一定要有了解,远远比要高,而且价格运作速度比股票幅度大,数字要快,衍生品最重要的一点,衍生品要成功,不但要创造一个产品,首先要创造一个交易者、投资者。有的产品你觉得还可以,但不是你想象得那么好。特别是衍生品,如果不会培养投资者,不会培养交易者的话,你的衍生品往往就不会成功的。为什么要成为一个成体?这会东西需要一代一代相传下去的,期货和约比较复杂,而且期货最主要的问题,你要考虑到各种资产之间的相关性,不是我买一个股票,我只要看重它就可以了。

套期保值和一般交易也不一样。国内期货,我觉得衍生品就像祈总刚才说的,发展前途你是想象不出来的。国内市场是一个有效性非常差的市场。有效性非常差在什么地方呢?赚钱机会很多的地方。国内赚钱了,往往看上市赚了很多钱,或者走歪门邪道赚了钱,除了黑社会以外,没有一个人靠偷鸡摸狗发财的,真正发了财。中国市场有很多机会,就看你能抓得住、抓不住,当然你要对付监管,对付各种各样的情况,很累吧,但是这些机会确实存在,只不过存在很短,一天、两天,但是中国的机会很多。就像我刚才说汇率期货,汇率期货早晚要出来,如果不给小企业提供汇率期货,不管什么办法,你要给它提供套保汇率。我经常在西北大学讲课,常常有国内的企业家来,都是一些相当有成就的企业家,第一个问题就问汇率怎么保。因为如果生生死死不管它的话,很多企业经受不了,一年、两年经受不住汇率的上下波动。

有一点可以讲一下,国内期货的布局不一定和美国一样,它有一种合理性,是带杠杆力的,包括银行和期货之间有矛盾,最大的教训是衍生品的监管,一定要放在一部法里面,要有一个监管机构统一来监管。你可以跨行业,但是一定要放在一部法里面,一个机构来监管,要不然一定出漏子。从这个角度来说,你需要一个地方把人才储积下来。以后可能也会做OTC,也会做其他事情。我别的不讲了。谢谢。武汉中际医院评价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治得好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最好

友情链接:

麟凤一毛网 | 旗鼓村米线 | 巴甲积分榜 | 春笋的吃法 | 宠物小精灵动漫网 | 宏基键盘 | 包头房地产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