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区别魏旭疑惑的看着我" />
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欲望格斗动漫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4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4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呢n style="color:#c00000;">第一四四章区别

魏旭疑惑的看着我,说道:“哪里不对了?”

我活动了一下手指,现在越走周围人越少了,现在到了小巷基本没人了。

我耐心的解释道:“伪君子也是君子的一种,是君子的都注重表面的形象,讲着表面的仁义和道德,希望在大家心里有着一个良好的地位,而我的话则不算了,我是真小人。”

魏旭问道:“真小人和伪君子不都一样吗?”

我摇了摇头,笑道:“当然不一样了,真小人的话就根本不注重表面的仁义和道德,只要做得事情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天地就行了,明着也搞,暗着也来,也许上一秒还和你谈得好好的像个朋友,下一秒说翻脸就翻脸了,这种人嘛,我们就叫他真小人。”

魏旭走在我身前,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随即脸色大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这个意思!”

我抬脚就是一下踢在了魏旭的后背上:“老子他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真小人典型!”

魏旭被我那一脚踢了个踉跄,后退几步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想干什么!”

我嘿嘿狞笑道:“谁他妈和你是君子了,我的兄弟今天没打爽你,老子要好好替他爽一下。”

这魏旭身高和我差不多,都是一米八出头的个子,我和他身材也很相似,打起来他要反抗的话,貌似是五五开。

但是不幸的是,我初中时段是跟着一群不良少年到处乱混的,出手极为阴毒,经验也老道,这就不是魏旭这种货色能和我相比的了。

我把魏旭摁倒在地上,坚硬的拳头如雨般落在他的小白脸上。

打架的诀窍就是只有两条:打人专打脸,两拳包保险。踢人专踢阴,下体都抽筋。

我一边揍着一边说道:“傻逼玩意,我告诉你,钟忆是老子的女朋友,你这货他妈野心还挺大的,我桐哥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

揍了半天,手也累了,魏旭被我打得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直喘气,动也动弹不得。

我在旁边点了根烟,边大口呼吸边说道:“你这种人渣还和老子称兄道弟,老子他妈真是日了狗了,讲出来老子都嫌掉身份,老子平生最恨的就是你这种玩弄女人的人渣!”

说罢我捡起小巷旁边的一根被风吹落的粗树枝,然后把手中的烟给叼上。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魏旭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嘿嘿怪笑一声,把那根树枝末端的分支给折掉,这样拿起来也更方便一些。

掂量掂量了这树枝的分量,还挺沉的。

我一脚踩在魏旭的手臂上,朝他的关节处重重的挥下去,挥了大概十多下。

魏旭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把烟头丢地上踩掉,朝着魏旭的前方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大步离去。

魏旭的这条手差不多是被我打折了,一张肿脸也没个十天半个月消不了。

哎,最近脾气还是越来越好,按照我以前的脾气遇上这种人渣早就拿砖头把他脑袋开了。

现在好久没有打过架,不知道下手轻重,怕整出事。

……

我再次回到饭店,两桌人早已重新坐好,只不过包厢内一片沉默,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周如眼圈红红的,一个人把酒一杯接一杯的满上。

我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到了钟忆旁边。

“你刚才怎么出去了这么久?”钟忆疑惑的问道。

我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怕那货打道回府,特地把他送上车了才放心离开,所以回来得晚了一点。”

钟忆也没怀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现在周如的心情不太好,又开始一直喝酒了。”

我可悲的说道:“周如姐为那种人伤心,着实不值,那货比我想象中的复杂多了,不知道他在X市的人脉广不广,可能会对我报复。”

钟忆担心的说道:“啊?不会吧?他还会报复你?”

我点头说道:“这是肯定的,只是时间问题,我猜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钟忆焦急说道:“那怎么办才好啊,那个时候我又不在你身边了,你怎么这么爱惹事!”

我无奈的偏了偏脑袋说道:“还不是为了你的好闺蜜和我的好兄弟,再说了堂堂X市勇猛无敌小郎君还怕他?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

钟忆眼神中依旧含着一股深深的担忧,只能说道:“那好吧,以后你可一定要小心,别出什么事了,我会急死的。”

我心生感动,握住钟忆的手说道:“小事而已,不要担心。”

钟忆低头沉默了良久,随即抬头用她一双如漆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也是的,说话语气怎么这么刁钻不给人留余地,那个叫魏旭的人虽然确实讨厌,可我觉得你比他更讨厌。”

我急忙说道:“哪里,你难道不知道那人有多人渣吗?我觉得他刚才来包厢我说的话还不够完美,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在脑海中把刚才的情景重复无数次了,想到了无数个更完美的发言!”

“再说了,你不就是喜欢我令人讨厌的这个优点吗?”我没脸没皮的嘿嘿笑道。

钟忆嗔怪我看着我说道:“你就是胡闹!这次是因为周如和余木,这件事就算了,下次再不能这样强出头了。”

钟忆这丫头,还以为我想出头呢,我这人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类型的,要不是这货惹到了余木和周如身上,我才不会出头。

我只能无奈的像钟忆说道:“我知道了!”

钟忆摇摇头,一脸倔强的说道:“不行!你得保证!”

我苦笑道:“好好好,我保证,下次绝对不强出头。”

钟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露出两个梨涡喜滋滋的低着头想着心事去了。

良久又露出一脸担心的目光看着我说道:“你看周如这模样,可怎么办啊,你能想想办法吗?”

我立马就无语了,刚才还叫我不要出头,难道这不能算是出头的一种吗?女人真是善变呐。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不是还有余木吗?”

转头看到余木那骚包坐在周如旁边一脸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我望过来一脸求助模样的看着我。

我白了他一眼,刚才没吃多少东西,又大大的消耗了一波,现在是时候补一发状态了。

我没理余木,又抄起筷子开始接着吃东西。

饭局结束,大家都被那个魏旭搅得不欢而散,周如也被钟忆扶着,周如时而笑时而哭的,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胡话,走得摇摇晃晃的,钟忆都扶不住。

“你去背她。”我朝余木说道。

余木哦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跑到周如和钟忆身前说道:“钟忆你先走,我来吧。”

钟忆看了我一眼,随即松开手,把周如交给了余木。

“你们俩走前面,我和钟忆走后面看着,你们先下楼。”我朝余木说道。

余木点点头,背着周如就走出饭店。

“喂,兄弟。”余木突然放慢了脚步,和我还有钟忆并肩。

“怎么了?没力气想换我了?”我疑惑道。

余木笑道:“哪有的事,背周如这种分量我能一口气背十个跑十里,我是来谢谢你的。”

我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余木又接着说道:“兄弟,刚才多亏你啊,那个魏旭真心难对付,说话咄咄逼人又让人难以招架,要是没你依我这暴脾气除了揍他就没别的办法了,他说一句话我就上火。”

我望着余木说道:“你这脾气得改,不分场合就要上去揍,这怎么行得通?你要先说服别人,说服大家,有理有据,自然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余木苦着脸说道:“兄弟,我哪有你这口才啊,我修养没你这么好,碰到这种人着实控制不住,半句话都憋不出,还有你以前不是常和我说能用手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动口吗?”

我看着他得意道:“这句话这么说是没错啊,但是刚才那种事你动手解决不了啊,你还要我和你说多少次,刚才和那魏旭出门我就把他给打了一顿,脸打肿了手打折了,怎么样?是不是贯彻了能动手就不动口的真理?”

余木一听就来劲了,朝我说道:“厉害啊兄弟!解气啊!这波你CARRY!”

钟忆见我和余木在谈话,一直在边走边低头玩手机,此时钟忆貌似听到了什么,抬起头好奇的问道:“动手?什么动手?”

我转过头平静的说道:“动手啊,就是这天气有点冷,有点冻手!”

钟忆睁大眼睛不解的问道:“啊?很冷吗?我玩手机手都很暖和啊,来,你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暖暖。”

钟忆说罢朝我甜甜一笑。

黑龙江有哪些比较好的癫痫医院5em;">我点了点头,若有其事的说道:“暖我手可以,千万不能占我便宜揩我油啊!”

钟忆的脸色立马就暗了下来。

“哈哈,我开个玩笑而已嘛,你这个人就是开不起玩笑,来来来,暖个痛快!”说罢我把一只手往钟忆的上衣口袋一塞。

余木返头一脸羡慕的看着我:“王桐你这小子真他妈的幸福啊。”

我心中得意,故作谦虚的说道:“岂敢,岂敢,惭愧,惭愧。”

余木虚着眼睛不屑的瞥了我一眼,说道:“而是这装逼八字真言。”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真的谢谢你了。”余木认真的看着前方说道。

“兄弟之间哪里有说谢不谢的!”我大义凛然道。

随后我佯作怒状:“要谢,你给我打钱才叫做谢嘛,口上说一声算什么!”

第一四五章 SOLO大赛?

自周如过完这天生日之后,每天基本上都是和钟忆腻在一起,小日子过得也还算惬意。

大约过了三四天左右,余木打个电话过来:“兄弟。”

“怎么了?”

“兄弟,这几天我好烦啊。”

“你又怎么烦了。”

“周如她这几天都不怎么和我说话啊,一直闷闷不乐的。”

“废话,你生日上要是出现这种事情了你开心得起来么?”

“我知道啊,我主要是问你我该怎么办,你哄女人有一手,教教我呗。”

“这也要教?”

“当然啊兄弟,别看我平时足智多谋,能言善道,机智勇敢,刚正不阿,可一到关键时候我一般都卡壳,战斗力直降90%,这种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兄弟你啊。”

“喊什么?”

“喊什么?当然是喊兄弟啊。”

“喊什么?”

“兄弟。”

“我TM已经没耐心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喊什么!”

“桐哥?”

“不不不,桐哥这个称呼一般都是关系一般的人才喊的,你和我关系这么铁,用不着喊这个,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电话那头出现了长达十秒钟的沉默。

“你快啊!”我不耐烦的催促道。

“爸…爸爸…”

“诶!这才对嘛,早该这样嘛,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我听到了电话那头长长的吸气声音。

“哈哈,不和你开玩笑了,这哄女人嘛,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主要是要激起女生的母性,霸性,和柔性。”

“这不是追女生才用的技巧吗?你以前不是和我说过的吗?”

“你怎么这么笨,凡事要懂得变通嘛,这哄女人和追女人哪不是一个道理?先扮乖巧,凡事老实,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就是故作软弱,故作可怜,激起周如的母性。然后再在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上作出点失误,激起周如的霸性,最后湖北治疗癫痫到哪里医院就是在关键时候强硬起来,激起女生的柔性。”

“兄弟,你这讲的这些有点浮夸啊,你告诉我了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做,能不能来点实际的,举出个实例来?”

我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想了一会便说道:“就拿你和周如在吃完饭后说事,你们两个人吃完饭,可以商量一下谁洗碗,然后你态度要软,不要争辩,默默的拿着碗筷就勤劳的开始洗,这样你就可以激发周如的母性,让她觉得你老实又好欺负。然后嘛,在洗碗的时候你故意打碎一个碗,让她对你重新引起注意,这样她就会骂你,激起她的霸性,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还口,任她骂。最后的话,你在捡打碎碗的碎片时候,可以故意把手弄破,这样她就会大惊失色来关心你,你一定要坚强,假装没事,激起她的柔性,我这只不过是举了一个小小的例子,可能有些不准确,意思你应该明白了吧?”

“你这么说我就十分明白了。”

“那就这样,要学会举一反三啊,记住,激起女生的母性,霸性,和柔性。”

“哈哈,好的兄弟,听你一席话,不枉叫爸爸,可以可以,这波并不亏,我先挂了啊。”

“嗯,拜拜。”

挂了电话,我终于长舒一口气,这个二货,最近越来越难打发了。

今天应了钟忆要求,去艾诗家吃饭。

本来按道理是早就该去了的,不过我和钟忆在这几天总是玩得忘乎所以,把这件事给忘了,今天好不容易在钟忆的提醒下我才记起,答应和她一起到艾诗家吃饭。

“你们来啦!快进来吧。”我和钟忆到了艾诗家门口,艾诗见我们到来显得很高兴。

艾诗如今早已没有用那劣质的化妆品和眼影,本就清丽脱俗的脸蛋更显水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身娇体柔,轻音白肤的,要不是性格有点粗暴,整个一十足的萌妹子。

艾诗大厅内那只叫灰灰的小猫趴在角落里懒洋洋的看着我们,而那只叫胖胖的小金毛好像对女生格外亲热,一见钟忆的到来就欢腾的蹦跶个不停,两只后腿总是站立起,前腿直往钟忆身上搭。

“你这只臭狗,我来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热情!好歹我也喂过你几根骨头啊。”我不满的说道。

那金毛压根就没理我,伸出舌头一个劲的在钟忆面前傻跳。

钟忆笑得合不拢嘴,摸了摸胖胖的头开心的说道:“妹妹你家里还养了猫猫狗狗啊,挺热闹的嘛。”

艾诗一愣,笑道:“热闹?啊,算是吧,挺热闹的。”

艾诗给我们拿出两双拖鞋,我们穿上后在大厅沙发上坐下。

“我先去准备饭菜,你们先看电视,桌上有水果和零食。”艾诗指了指沙发前的小桌,随即转身又到厨房开始忙活。

哈尔滨看癫痫去哪个医院更好t:2em;line-height:1.75em;">“艾诗平时就一个人住在这里?”钟忆朝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一个人挺无聊的。”

“那你多来陪陪她啊。”钟忆朝我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这个,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平时很忙的,这个要考虑考虑。”我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说道。

钟忆笑道:“忙吗?我看你平时挺闲的啊,多来陪陪妹妹又怎么了?”

我总感觉钟忆的话语好像有些不对劲,挠了挠头连忙说道:“嗯,我会注意的…”

钟忆笑了笑,又对厨房内的艾诗说道:“妹妹,你忙吗?要不要我来帮帮忙?”

厨房内传来艾诗的回应:“啊?不用了,我一个人能行的。”

“我来吧。”钟忆站起身,去厨房帮忙了。

此刻大厅又只有我一个人在无聊的看着电视,那条叫胖胖的笨狗露出舌头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啊!信不信我咬你!”我凶狠的对那狗说道。

“汪汪!”那狗示威似的叫了一声,神气的摇着尾巴朝它自己休息的卧室大摇大摆的走去了。

“哎,这男人,活得还没一条狗自在。”我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叹息一身靠在沙发上。

看了一会无聊的电视节目,菜也陆陆续续的上得差不多了。

我坐在位子上面,喜滋滋的说道:“不愧是艾诗啊,做的菜果然闻得又香又有看相,勉强能比的上我家钟忆的十分之一了。”

钟忆嗔怪的瞪了我一眼,说道:“瞎说些什么?”

艾诗笑了笑,说道:“你喜欢就好。”

我拿起筷子捧起碗,好奇的问道:“对了,哪个菜是钟忆做的啊?怎么感觉这菜的风格都一样、”

先前在周如家吃饭也是这样,总感觉钟忆的风格和周如一眼,现在这满桌菜我看了也没什么差别,难道钟忆还有这样的特异功能?和谁做饭都能五五开?艾诗的厨艺可比周如高出不少了。

艾诗睁大美丽的双眸朝我说道:“啊?这里的菜都是我做的啊,钟忆姐没有做,只是给我打了打下手。”

钟忆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脸又开始红了。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这么多,在饭菜都吃到了一半的时候,艾诗对我说道:“对了,明天斗雁网咖举行SOLO大赛,你们知道吗?”

我放下筷子:“SOLO大赛?什么SOLO大赛啊,我不知道。”

我望了一眼钟忆,钟忆也摇了摇头。

艾诗顿时惊讶的说道:“啊,不会吧,那个SOLO大赛半年举行一次,基本上每次举行都会吸引一些中单或上单很有名的路人或职业选手来参加比赛,大多数受争议的国服第一都会在这场SOLO赛里一决高下,你居然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确实不知道啊…有这么厉害吗?”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麟凤一毛网 | 旗鼓村米线 | 巴甲积分榜 | 春笋的吃法 | 宠物小精灵动漫网 | 宏基键盘 | 包头房地产信息网